首页> 创业交流> 正文

我的奋斗史:从人渣挫男到创业家

来源:茹旭资讯网
  

  【燃情岁月】

  2004年夏,我考入厦门大学。

  那是个幸福又暗淡的时代。

  我父亲总是对他“无为而治”的家教感到自豪,常对外人夸说:“我不怎么管他,却培养出一个硕士!”然而我清楚地明白父亲的教育是失败的,放纵只能培养出一个自私自我的纨绔子弟罢了,以至于大学四年,虽然度过了青春期的最后一抹时光,也让我在这所大学里当了四年的废人。

  大学的前两年,我只做一件事,就是每天半夜3点睡,12点起床,玩游戏,玩一整天。

  我不参加任何活动,几乎不上课,没有人认识我,谁都看不起我,连我的舍友都当面对我说:“你也是个很烂的人啊……”

  连我最好的朋友听说我有留学的打算,都当面对我说:“人家又不要你,宁缺毋滥啊!”

  当我到宿舍楼上找朋友的时候,他的舍友也会嫌弃地说道:“草!又来了!”

  我就读的经济系,很重视数学,而我数学是最烂的。高数70分,线代63分,概率论61分,于是我舒坦了——三科数学都念完了,如果还有数学,我应该要挂科了!

  但你说我没有努力吗?有的!但我就是笨,天生的笨,我在数学上花了很大力气,最后越来越差,我曾经写邮件给我老师,说我要退学,我要自杀。老师没回我,估计当我是SB了吧。而那个时候我喜欢的一个女生,数学一直是100,总分从没掉过班级前三名。她曾经被我追急了,骂了一句:“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所幸的是,我出生于书香门第,虽然烂人一条,但喜欢读书,迄今广泛的阅读总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我的先天缺陷。

  大二末,经济系把所有人的成绩做了排名,一张一张地贴到宿舍楼道口。厦大的经济系是国家基地班,说白了,大三开始经济系就得分班,前面一半的好学生分到基地班(好班),另外的分到普通班(差班)。基地班有一半的人可以保研,如果有谁不想读,或要出国,或要工作,多出来的名额,才给我们差班的学生捡。

  不知怎地,当我看到我那倒数第十的成绩被满园区地贴的时候,内心火辣火辣的。我就想,你们能保研是吧?好,老子自己考!

  于是,我报了北京大学——是的,你没看错,我这个班级倒数第十的笨蛋,报了北京大学。

  当然,这个消息传开后,没少人笑话。

  但当他们知道我从大三开始,每天5点起床,12点睡觉的时候,他们不敢笑了。

  当我舍友看到教学楼关门后,我还站在宿舍楼路灯下背单词的时候,他们也不淡定了。

茹旭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