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颜静之席璟臣小说-重生娇妻太任性在线阅读

来源:茹旭资讯网
  
重生娇妻太任性第14章 从来都只有我一个

见席璟臣沉默应对,老太太心里也明白自家这个孙子对谁都不冷不热的,就算颜静之是她老婆,他也未曾对颜静之上过心,思及此,老太太叹口气,“要不然就算了吧!”

席璟臣抬眸,“什么?”

“当初我逼着你娶了她,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那孩子是个好的,可你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再这么耽误下去,她一辈子就得毁你手上了。”席老太太幽幽道,“等她醒过来,你们离婚吧!”

席璟臣眉头拧的更深了,“当初让我娶她的是您,如今让我离婚的也是您。”他冷笑,“祖母,在您心里是不是您能操控一切?”

“是,是我让你娶她的,可你要不愿意,我这个老太太能逼迫你?”席老太太气得狠狠的杵着拐杖,“就你这脾气,我当初强迫你,你不反抗?”

席璟臣脸色不好看,“那如今我反抗呢?”

“什么?”席老太太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是说你不想离婚?”

“离了还得再娶一次。”他纯粹是觉得麻烦,“娶谁不是娶?”

席老太太内心一怔,不禁怀疑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误的。良久,老太太才开口,“跟鸣泉合作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把她牵扯进来并非你本意。可如今给她安上了这样的罪责,席家那边她恐怕会很难熬。”

“我自有分寸。”

“有分寸有分寸,公司的事情我可以不管,可家里的事情呢?家里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办?老四媳妇儿整天想着从我手里夺权,你是我这一脉唯一的孩子,我还能不为着你?原本想着你结了婚,未未那孩子能帮点儿忙,可你现在看看,她在席家自身难保。我这个老太太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她成长的那一天。”

席璟臣面色不虞,听着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只觉得烦躁,扯了扯领口的领带,“她不适合席家。”

“那就离婚,我给你找一个适合席家的人,也别耽误那孩子的将来了。当初想着你娶了她能让她离开颜家那水深火热的地方,结果我考虑不周全,摊上你这么个不知情识趣的,她也好过不到哪里去。”老太太重提,“我知你怨着我强迫你,如今我放你自由,你想跟谁在一起便跟谁在一起。”

“祖母,时间不早了。”席璟臣打断老太太的话,看了张权一眼,“您送老人家回去。”

“我得等未未醒过来,你回去吧,我估摸着你也不想见她。”

席璟臣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沉冷的坐在老太太的身边不发一语。老太太嫌弃孙子太冷漠了,索性也不理会他了。

两个小时后,颜静之被推着出来,因为打了麻醉,她这会儿昏昏沉沉的,看到老太太和席璟臣的脸闪过,她动了动嘴,到底没有发出声音来。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颜静之在床上嘤咛的喊了一声,嘴边润润的,她忙不迭的睁开眼喝水,却撞进了席璟臣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心口微微一怔,却又很快收敛回来,兀自拿过杯子喝水,“我自己来。”

席璟臣沉冷的瞥了她一眼,坐回去。

她的手已经接回去了,这会儿麻醉刚过,疼的她脑子异常清醒。她的嘴的周围因为被颜沉玉打的现在还肿的异常难看,头上的纱布换了一次。全身上下全都是伤,看起来特别的惨烈。

男人修长的手指交叠着置于腹部,双腿也交叠在一起,在颜静之的面前他从来镇定自若。“挺能耐。”

颜静之强忍着疼靠在床边上,“是你救了我的命,谢谢你。”她是由衷的感谢席璟臣,要知道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她格外珍惜这次活过来的机会。她不是怕死,只是不甘心。

席璟臣冷笑,“丧偶,看来你很想跟我离婚。”

颜静之一愣,随即轻笑,“我虽然很想跟你离婚,但是我很惜命。”她嘴角疼的麻木,却忍不住反驳。

“那就做点聪明的事情,不要做这种愚不可及的事。”

“你的意思是他们都欺负上门了,而我还要被动挨打?”她承认自己的确是莽撞了,可那个时候她要是不奋起反抗,颜沉玉也不会因此而放过她,相反颜沉玉会变本加厉。

好歹跟颜沉玉做了那么多年的母女,颜沉玉这人是什么样的性子,她多少还是了解几分的。

“这世间有很多方法可以解决问题,而你选择了最笨的一种。”席璟臣收起手,起身走到颜静之的面前,盯着颜静之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只有愚蠢的人才会用最笨的方法解决问题。”他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捏着颜静之的脸,疼的颜静之倒抽一口气,大力挥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知道痛?”他沉黑如鹰隼一般的眼落在颜静之那半边脸上,俊眉微敛,“刚刚为什么不找我?”

“找你有用吗?”颜静之讽刺的笑,“你从来不会管我死活,就连你都不会相信我,推我出去。你觉得颜沉玉为什么敢这么对我?哪怕我是你的妻子,她也敢直接弄死我。席璟臣,没有人看得起我,因为他们都知道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是,甚至连狗都不如。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他们对我做了什么,你也不会因为我而动怒。”

“找你有用的话,嫁给你这段时间,我也不会活的这么惨了。”她收敛了笑意,“算起来也是我活该,从前看不清现实,如今我知道了,这世上没有我的亲人,更没有关心我的人。我从来都只是一个人,从来都只有我一个。”

心口猛然一跳,那种不受控制的愤怒从脚底到头发丝,他眼底带着阴翳狠厉。

敛去戾气,他深吸一口气,“颜家的人是该给一个教训了,你想怎么做?”

颜静之讶然,不可思议的抬起头,“因为我吗?”她看着席璟臣,又道,“没必要,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必要做到这一步。”

“你想就这样算了?”

“不。”颜静之摇头,她捏紧了拳头,眼底依稀带着一抹狠绝和阴戾,“他们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一分不少的尽数奉还给他们。但是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她最信任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相信她,现在她不需要他了,真的不需要了!

茹旭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