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陈玄叶凝霜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来源:茹旭资讯网
  

主角是陈玄叶凝霜的小说《》正在火热连载,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青色武服,留着双马尾的女孩,在联谊馆门口朝他们招手。

《我活了五千多年》精选:

坐在副驾驶上,乔依然精灵古怪的看了陈玄一眼,我说姐夫,难怪我姐姐平时处处为你说话,你套路女孩子还真有一套!

乔依依前脚刚走没多久,乔依然就给陈玄开了门,死活要陈玄开车送她去上学。

怎么说?陈玄散漫的开着车。

你以为我昨晚没看见?我姐姐来亲戚了,你这是又端热水擦脸、又给温暖怀抱的,我姐心思单纯,肯定得被你套路上。

原来她说的是这事儿,陈玄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打算解释什么。

你这车不错,我查过了,九十多万美元呢,没看出来你竟然为了给我姐撑场面,这么舍得,这点,还算让我看得起。

乔依然自顾自儿的说道,一副给姐姐把关的模样,搞得陈玄都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她对陈玄的态度,确实比之前好了很多。

这车你租了多久,今天不着急还吧?

不着急。

乔依然眼珠子快速转了一圈,讨好的看着陈玄:姐夫,今天我们围棋社有个社团比赛,要不你就开车陪我去,顺便也给我撑撑场面呗?

我可没那兴趣。

陈玄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让他一个围棋的发明者,去看别人下围棋?

早就知道你会拒绝了,你今天要是不陪我去的,我就给我姐说,你用我的裸-照威胁我,还逼着我去开房,然后把人家……

乔依然说着说着,竟然委屈巴巴的哭得有模有样。

停停停,打住,我去还不行吗?

陈玄拿这小丫头片子毫无办法,这要是让她继续说下去,还不得把天都给说破了。

嘿嘿嘿,真乖!乔依然得意的笑了起来。

很快,陈玄开着车,载着乔依然进了江都大学。

这款科尔维特的造型,十分炫酷,在学校这种地方,回头率杠杠的,乔依然感觉脸上倍儿有光,笑容就没从脸上消失过。

等到一个叫联谊馆的场馆门口,乔依然才是喊停。

刚一下车,乔依然就收到了一条扣扣消息,看了之后,她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青色武服,留着双马尾的女孩,在联谊馆门口朝他们招手。

依然,赶紧的,比赛都要开始了,你怎么才来!

乔依然拉着陈玄,小跑过去,一边跑一边问道:方瑜,不是吧,林轻音学姐真的那么说?

千真万确,昨晚上一夜之间,学校论坛都传遍了!方瑜肯定了一句。

乔依然一听,跟听到明星八卦似的:我去,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林轻音学姐会围棋啊,咱社长苏寒那可是专业六段的国手,别说大学生,就是在那群国手中,他也是佼佼者的存在,林轻音学姐,这不是强行白给么?

谁知道呢,反正林轻音学姐放话了,只有能破她残局的人,才有资格做她男人。方瑜解释了一句,连忙道,行了行了,我们赶紧进去吧,别错过比赛了!

方瑜正要往里走,看到乔依然身旁的陈玄,这才想起刚刚乔依然是拉着他过来的,一脸深意的问了句:依然,怎么,交男朋友了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乔依然白了她一眼:男朋友你个大头鬼,他是我姐夫,陈玄。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同学,方瑜。

方瑜认真的在陈玄身上打量了一番,见他一身的地摊货,有些不相信:他是你姐夫?我去,你姐可是咱江都大学老师中的校花,比肩林轻音学姐的存在啊,你这姐夫未免太寒碜了吧?

哎哟,这事儿说来话长,没时间给你解释了,赶紧进去吧,看好戏才是最要紧的。

说着俩人也不管陈玄了,连忙跑了进去,陈玄只能跟在身后。

整个联谊馆内,早已人山人海,场馆正中央,是临时搭建的一个擂台,擂台之上已经摆好了围棋桌局。

而此时在棋桌左右,已经有两人就坐。

白子方为一个身着跆拳道服,身材健硕,眉宇宽阔的男子,正是江都大学围棋社社长苏寒。而黑子一方,则是一个扎着高马尾,画着淡妆,一袭和陈玄类似的蓝白休闲装的女子,正是林轻音。

虽然只是淡妆,可她身上散发的淡静气质,却让人惊叹。

很快,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比赛开始了。

林轻音手执黑子,率先开局,可当她落下第一子,就让场馆内的所有人,傻眼了!

右上角的最角落!

乔依然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我去,林轻音学姐,这是完全不会围棋啊!

是啊,哪有这么落子的,最角落一般一盘棋下来可能都用不着,这不是白白浪费先手的机会么?方瑜也担心道。

陈玄本来对这比赛毫无兴趣,可方瑜的话,让他也是意外的朝擂台上看了一眼。

这是,天龙棋局的开局?

陈玄眸子微微一缩。

擂台上,苏寒见林轻音这么落子,心头也是欣喜若狂,这林轻音根本就不会下围棋!

不过苏寒脸上却是谦逊不已,轻音你这棋局,高!

哦,你能看懂我的落子?林轻音淡道。

当然。

苏寒心头冷笑,乱下谁不会?你就等着乖乖做我女人!

不想浪费时间,苏寒一开始,便是猛攻,林轻音的棋子哪里有漏洞,他就攻哪里。至于林轻音,仿佛难以招架苏寒的进攻,一直疲于防守。在棋势上,仅仅一会儿功夫,林轻音便落了下风,仅剩最后一口气,苟延残喘。

乔依然和方瑜,可是林轻音的铁杆小迷妹,见偶像要输了,那叫一个着急,乔依然抓着方瑜的手,方瑜,怎么办,轻音学姐要输了,一想到她就要成别人女朋友,我就好心痛啊!

你轻音学姐,输不了,他们的棋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

一旁的陈玄,缩着的眸渐渐展开。

林轻音的落子,就是天龙棋局的走法!

所谓天龙棋局,是陈玄两千多年前所创的一套棋局,棋风以混沌散漫为主,看似杂乱无章,到处是致命漏洞,实则处处为守,每两个漏洞之间总有一处,能够防守住白子致命的一击。

随着最后的漏洞被守住,那局势便会瞬间逆转,所有杂乱无章的黑子,就如同散兵游勇,受到了统一号召,千军万马,一举将白子团团围住,杀死棋局!

方瑜生气的瞪了陈玄一眼:轻音学姐都要输了,你还在这里嘲讽轻音学姐?算了,我和一个根本不懂围棋的人,在这里争什么。

我要是不懂围棋,这世上还有谁敢说自己懂围棋?陈玄自顾自笑了一句。

切,说得你很懂围棋似的!方瑜又怼了一句。

方瑜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喜欢吹牛!乔依依也道。

与此同时,在擂台上,手执白子的苏寒,喜笑连连,因为他还有一步,林轻音就输了。

轻音,认输吧,只要我再落下一子,你就输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苏寒的女人了。

苏寒十分得意,一想到能够睡到江都市的校花,能不得意?

是么?你确定,输的是我?林轻音从容不迫,一脸冷淡,随后从座位上直接起了身离开。

苏寒一愣:轻音,还没下完呢,你是想耍赖么?

还没下完?别告诉我,江都大学围棋社社长,连输赢都分辨不出来了。

林轻音,头也不回。

什么?莫非……苏寒心头一惊,连忙看向棋盘,这一看,苏寒傻眼了。

整张棋盘上,白子全部处于进攻黑子之中,可是,只要他再落下一子,白子便是被反包围,全部杀死!而最终杀死白子的,正是最右上角,林轻音开局落下的那颗黑子!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苏寒还在云里雾里,明明自己必赢的局,怎么就死局了?

苏寒终于意识到,林轻音,是个高手!

苏寒也起了身,垂头丧气,十分不情愿的宣布结果。

我输了!

茹旭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