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阿筝你在我的手掌心小说阅读

来源:茹旭资讯网
  

阿筝原创小说《》,主角分别是南青景长安,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你在我的手掌心阿筝小说阅读。 南青一句话,直接就把祁家两个小姐划分到了两个对立面上。祁涵韵有点不安地看了姐姐一眼。

《你在我的手掌心》精选:

南青一句话,直接就把祁家两个小姐划分到了两个对立面上。祁涵韵有点不安地看了姐姐一眼,愤怒地说:“你别胡说八道,姐姐那么说当然都是为我好!”

“什么是真正的为你好,韵小姐比谁都更清楚。有些事韵小姐早已经有所猜测,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直觉呢?”南青摇了摇头,仍旧只是笑得无比淡然。

祁涵韵看着她这个笑容,却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她用力摇了摇头,心:这些话一定是南青想出来离间自己和姐姐感情的奸计!如果她被南青的话语影响,那才是正中她的下怀了!

于是,祁涵韵冷哼一声,狠狠地扭开了脑袋,将少女的娇憨表现得淋漓尽致。

祁涵雅却是不着痕迹地皱起了眉头,轻轻拍了拍祁涵韵的肩膀:“不要在外人面前丢了礼数。”

祁涵雅的语气并不严厉,声音也不算大,但是在安静的餐厅包厢里还是显得掷地有声。所以,祁涵韵被她训斥了一句之后,小脸立刻涨红了。她不用开口,南青都看得出对方此刻的心理活动:小姑娘恐怕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来为祁涵雅出气教训景长安这个“负心人”的,可为什么祁涵雅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教训自己呢?

祁涵雅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眼睛深处闪过冰冷的阴霾。她向南青笑了笑告了辞,然后拉着祁涵韵就出去了。

南青清楚地看到祁涵雅的手用力捏着祁涵韵的胳膊,心中不禁升起厌恶的感觉来。

她站在门口,看着祁涵雅温婉可人地向景长安道别然后离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景长安看到南青这样的反应,一时兴起想要逗逗她:“怎么样?我的未婚妻是不是很不错?”

南青“呵”地冷笑了一声,然后重新给自己倒满了酒,一口气将整杯都灌了下去:“蛇蝎心肠的两面人你也敢娶,景家为了利益还真是什么都能忍。”

景长安一愣,然后笑着说:“怎么?南医生吃醋了?谁不知道祁家的雅小姐是个有颜有才的极品?”

“极品倒是极品。”南青话说半句,一边勾着嘴角冷笑,一边又喝下去一杯酒。

景长安见南青这个样子,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别扭。本来他的确是想要设计南青和祁涵雅碰撞一下,帮他分担一下祁家对自己的关注。但是南青此刻的反应却和他想象的大不相同。他本觉得祁涵雅这种高冷圣母根本不是南青的对手,但此刻看来,南青的心情却好像完全被刚才的一次碰撞给搅乱了。

南青察觉到景长安的视线,好笑地挑起眉头来:“怎么?景大少担心我喝醉吗?加拿大云岭只有8%的酒精含量,再喝一整瓶下去我也醉不了。”

景长安轻笑一声,说:“一个祁涵雅,就让你这么失了阵脚?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参加寿宴?”

南青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盯着酒杯里的液体,说:“让我失了阵脚的不是祁涵雅,是祁涵韵。你看不出来么?她在祁家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弃子而已。”

“韵小姐崇拜雅小姐,这在我们的圈子里不是什么新鲜事。”景长安看着南青,却不明白这事情有哪里值得大惊小怪了。

祁涵韵之所以会带着祁涵雅到这里来,纯粹是因为收到了景长安提前放出去的消息。祁家上上下下全都是一副书香门第的清高气,只有祁涵韵像是个活人。

但在豪门之中,越是真性情的人越容易被利用。景长安探不清一门心思要推动联姻的祁家的底细,就决定从恰逢青春叛逆期的祁涵韵身上寻找突破口。

谁想到祁家那边也是一样的。不过他们探察的对象不是景长安却是南青自己,而利用的同样是一门心思为了姐姐的未来着想的祁涵韵。

祁涵韵最悲剧的地方就在于,她以为姐姐祁涵雅是家族联姻的牺牲品。可是南青现在看来,就算说联姻幕后的推动人是祁涵雅本人她都不会觉得惊讶。

因为,祁涵雅的双眼已经将一切都说明白了。她不在乎家族、更不在乎自己的傻妹妹:她就是天生应该在豪门舞台之中舞得风起云涌的人——祁涵雅的那双眼睛里,除了利益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能够教出那个样子的怪物,也是祁家的本事。

南青冷笑一声,低声说:“还真是一个两个都把我当成你的姘头情人——有那么小看人的吗?”

景长安不满地挑起眉头:“怎么?与我有瓜葛对你来说很掉身价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只是景长安看到南青眼底一闪而过的厌烦和晦暗,忽然间就觉得心里像是被谁重重踹了一脚一样又闷又疼。

南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景大少是我的患者。如果和你传出什么绯闻,最终受损的不仅仅是我的名誉,甚至我的行医资格都可能受到干预。景大少知道那对我而言的影响会有多大吗?”

景长安听着南青淡然的问话,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南青见他不开口,于是继续说道:“所以啊,景大少不要觉得好玩就来撩我,更不要因为我聪明就觉得自己有权将我卷进你们家的事情里去——你要和谁结婚和我都没关系。景大少,你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有些事情你如果做了,那就是在惹人嫌了。”

这一刻,南青展现出来的是景长安尚未看到过的冰冷和高傲。她是南家的小姐——却没有半点不受宠的样子,反而淡然傲慢得如同南家的正统继承人。

景长安忍不住笑出声来:“南医生果然非同小可。”

“知道我非同小可,那就不要来惹我。”南青笑眯眯地向景长安走去,侧脸对他微微一笑,“不然,小心最后惹火烧身。”

南青的语气轻蔑狂妄,可态度之中却又带着一点戒备和防御。景长安看着她此刻的样子,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只炸毛的流浪猫。

这个时候如果伸手去摸,恐怕会被抓掉一层皮。

于是,景长安恰到好处地后退了一步,说:“南易医生大可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私人兴趣。”

南青点了点头,冷冷看了景长安一眼:“那就最好。”

两人默契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招呼一直坐立不安地在外面等着的景希恬,然后按照原定计划去续摊。

不过南青临时改变了路线,并没有去附近的百货大楼一边疯狂血拼一边用食物补充消耗的卡路里,反而拖着景希恬去了市内有名的小吃一条街加地摊一条街,一会儿拿起地上的毛绒玩具抱抱,一会儿熟门熟路地从路边摊买上一份小吃,玩得不亦乐乎。

景希恬有些尴尬地跟在南青身边,时不时扭头去看景长安,就怕自家的大少爷不习惯这种市井平民的环境,一个不小心炸毛了。

不过她一回头,就发现自己完全多虑了:自家哥哥的视线你完全黏在南青身上,压根没去多注意路边摊的油腻和地上那些小商品的劣质。

而玩得最开心的无异于南青了。作为不受宠的南家小姐,她小时候没少在小吃街路边摊这种地方晃悠。出国那么多年,她最想念的还是这些按照国外卫生标准来看全都该取缔的黑暗料理。

而南青买的东西也很有趣:她购买了大量的都是手工产品,包括叠星星用的塑料管和彩纸带,奇怪的编织材料包,还有十字绣等等。

当然,这些东西大多数都交给景长安拿了。南青自己左手一罐啤酒,右手一大把烧烤串,那样子哪里有半点像是文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成员?

小吃一条街上的生意很火爆,来来往往大多是幸福甜蜜的年轻情侣或是学生党。南青一边走,一边有意地带着景长安往女性客人少的摊位和道路上走。

她发现,景长安的过敏症具有心理病症最大的特点:选择性和针对性。虽然每一位女性都会让他产生不同程度的不适感,但是,周围这些陌生的、来自平民阶层的女孩子们只会让景长安偶尔打一个喷嚏,根本没有他平时产生过敏反应时那么严重的症状。

事实上,不论是病历当中的记录,还是南青自己的观察,都证明了景长安对于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尤其是三大家族的女性反应才会特别激烈。而现在的情况无异是从侧面证明了她的猜测。

南青喝一口啤酒,吃一口烤串,和景希恬手牵着手,两个人开心得不得了。

景长安就这么安静地跟在后面,直到忽然看见前面的南青踉跄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景希恬惊呼一声:“哎呀,青青你当心点!让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呀。你看你,喝醉了吧?”

妹妹带着责怪的声音尚在耳边,景长安却忽然间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

南青一转头,就看到他大步向自己走来。然后,景长安伸手将她的啤酒瓶抢了过去喝了一大口,然后露出猫一般狡猾的微笑:“南医生喝得那么开心,还以为这啤酒有多好喝多与众不同。原来也不过如此。”

这一下南青愣了,景希恬也愣了。唯一没有受影响的就只有景长安。他凑过来捏着南青的手,在她的烤串上也咬了一口,然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不过,南医生吃过的东西,的确很不错。”

茹旭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