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能源> 正文

最大光伏电站在鄂尔多斯搁浅?

来源:茹旭资讯网
  

  去年9月,当一个远期装机达2GW的光伏电站谅解备忘录在鄂尔多斯签订的时候,高兴的可不止是地方官。项目投资方、全球最大的太阳能设备制造商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总裁宋博思(Bruce Sohn)当时向本刊记者开心地比划道:“项目完工后,该电站的规模将比目前世界上运营的最大光伏电站还要大30倍!”

  这个位于鄂尔多斯杭锦旗库布其沙漠中的大项目原定6月1日开工,但3个月过去了,沙漠还是沙漠,这引起了多方猜测,有些人甚至生气了。

  生气的是美国人。《华盛顿邮报》最近一篇文章引述众多美国投资者的观点——中美能源合作是美国人一头热,中国人只享受进入美国市场的优惠却对美国投资者设置障碍。

  事实上,自奥巴马上台后,《华盛顿邮报》对其中国政策便有诸多不满,尤其是能源政策。此次第一太阳能在鄂尔多斯无声息地延期开工,自然是其质疑奥氏对华能源政策的绝佳靶子。那么,延期的真相是什么?

  第一太阳能驻北京负责人给本刊发来邮件澄清,“该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已完成,双方合作取得重大进展。第一太阳能将继续实施与鄂尔多斯市达成的谅解备忘录。”但同时也承认,今年该项目已不可能开工,预计最快要到明年。宋博思曾对本刊记者说“以第一太阳能在该领域的丰富经验,可以确保该项目明年6月开工。”

  以宋博思在全球光伏业界的领导地位,他不会说这样没把握的话。想想去年11月奥巴马访华时将其作为重点合作项目与中方领导人签订时的盛况,这也难怪《华盛顿邮报》会将其解读为大国博弈的失败典型。

  从目前项目走势来看,继续履行框架协议或无疑问。问题是,美国人一直担心的成本劣势愈发成为现实——杭锦旗新能源示范区管委会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在该项目设备招标上,肯定得根据市场规律走。”

  这就意味着第一太阳能不可能在取得电站经营权的同时还能包办设备供应。尽管在此之前,宋博思也多方表达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的意愿。但对那些生气的美国人来说,这些原本就应该是作为等值交换的大礼让美国公司拿下的,何况投资主体本身就是全球光伏设备制造领头羊。

  不过,第一太阳能鄂尔多斯项目推迟开工的最大原因,还是出于对中国太阳能市场晦暗不明的前景考量。杭锦旗方面分析其延期原因,除了是国家发改委仍未批复之外,也强调是第一太阳能出于对中国光伏产业标杆电价迟迟未出的疑虑。

  8月中旬由国家能源局举行的总规模达280兆瓦的光伏电站特许权招标项目,其参与主体就佐证了上述疑虑。在40多家公司提交的135份投标书中,只有一份来自海外企业。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可以归因于劳动成本较低给中国国内企业带来的价格竞争力。然而竞标成功的多是央企,他们给出的报价已然跌破目前的光伏成本价。

  包括外企和民企在内的投资主体据此认为,光伏电站上网电价的不确定性成为左右其投资走向的关键。在不知道上网电价的情况下,开发商难以评估潜在的投资回报——从这层基础上理解,参与招标的民企最终放弃与央企在跑马圈地上的短兵交接,实则也是一种理性的市场行为。

  作为业主方明确的第一太阳能杭锦旗光伏项目,不需参与本轮招标。但在暗礁丛生的市场格局下,该项目能否如期成行依然疑云重重。至少,最终能否顺利完成4期共计2GW,问鼎全球光伏电站桂冠的前景规划,着实堪忧。不过,杭锦旗方面似乎不是太担心,他们显然胸有成竹——即便美国人投资的项目搁浅,他们依然做了到2025年高达5GW的光伏规划,而且最快在明年年初,他们就会开展第一步的无业主招标。

茹旭资讯网